围观专用
日漫、三国、古二
涂鸦、吐槽、截图、PS练习、mod玩耍
 

第五章,魔法与人心

    “这是萨塔尔城的遗址……”名叫托夫迪尔的冬堡老教师絮絮叨叨地介绍着,把诺曼看成了一个初出茅庐、不知世事险恶的淳朴小伙子。事实上此时的诺曼一脸非常纯粹而明亮的感激表情,就像真的刚被人从生死关头挽救回来一样。


    那个叫杰-扎格的虎人显然被诺曼的演技完全蒙蔽了过去,在摇头叹了口气表示同情之后,虎人还很温柔地递过几个法术卷轴给诺曼防身用。“这是我自制的火焰斗篷卷轴,虽然略微有些不稳定,但是对付尸鬼还是绰绰有余。”他好心地说。


    诺曼装成一脸惊喜地接过,然后很快意识到这个虎人也许不像表情上那样可爱。虽然自己只是一个“粗鲁而不懂魔法奥秘”的诺德人,但是正常的火焰斗篷卷轴,他在赫麦尤斯·莫拉的领域中可是见过很多次……那个地方——诺曼用力闭了闭眼,让自己忘掉那个景象。


    “哦,你怎么了?是因为我的好心而感动地流泪了吗?不必这么客气,杰-扎格其实也只是想看看自己研制的卷轴的作用……”虎人一脸惊讶地跑过来安慰,连那个暗精灵女法师也回头望了过来。


    糟糕,竟然又哭了。只要一想到异典,诺曼就感觉自己害怕得想哭。从跨越边境、死里逃生开始,自己一直试图伪装成一个温和热情、处变不惊的老好人——有那么一阶段,连自己都相信自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了;然而现在还是忍不出落出了破绽。


    “诺德男人不应该轻易哭泣。”一个声音传过来,听上去颇为年轻,语气中有几分无奈、也有几分模糊的期盼。


    诺曼愣了一瞬,然而挤出正常的笑容回过头去,一个字一个字回答:“诺德——法师?相当难得啊!”


    那人摇摇头,却也并不生气:“当一个法师没有什么不光荣的。你可能听说过创建了冬堡的首席法师沙利多,他是我所知道的最伟大的法师之一。”


    “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诺曼连忙解释,语气里充满不知从哪里来的理所应当的骄傲,“诺德人当然可以成为很了不起的法师……”


    他忽然哽住了,怎么也说不下去。


    没错,之前他就见过不止一个了不起的诺德法师,他们中的每一个都那么可怕,让自己忍不住颤抖。


    沃尔逊、海富诺拉克、阿兹达尔——还有米拉克。


    他们都已经死了,很早就死了;然后再厉害又如何,一个接着一个又一次死在自己的龙骨剑下。自己对他们一无所知,不知道他们在这漫长地要发疯的年岁里如何忍受下来,慢慢等待复活;也不知道他们在最终失败的时候,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。


    绝望,还是解脱?遗憾,还是满足?痛恨,还是感谢?多半时间过得太久了,他们早就已经不再是“人”,也无所谓“感情”了——多半,连灵魂都不是原来那个了吧,不然,那些生前烜赫一时的龙祭司的灵魂,又怎么能被区区的普通灵魂石所吸纳呢?


    诺德年轻法师的声音又一次打断了他的思绪——这种事最近真是太多了,自己总是在对话中陷入痛苦的沉思、难以自拔——“呃,你怎么了?对了,我刚刚在外面捡到一个破碎的包裹,应该不是我们学院的东西。这是你的吗?”


    诺曼醒悟过来,连忙接过包裹。别的也就罢了,那本夺走了芙瑞亚父亲生命、把另一位龙裔死死困了4000年的可怕黑书,还在那个包里。还好,那个东西完好无损——想想也是,就算自己真的想扔掉,莫拉会允许自己这么轻松地扔掉吗?


    看诺曼没说话,诺德法师又小声开口:“还有,我能问一个问题……”


    “啊!”忽然一声惊叫从遗址内部传来,与此相比更惊人的是,诺曼忽然感觉时间凝固了。


    不是死亡,不是减缓,自己的灵魂就像被一只巨爪猛地一下子攥住,挣脱不了;作为龙的天性让他很想挣扎,然而这种莫可名状的力量如此诡谲又如此强大,完全没法挣脱。


    米拉克……


    一瞬间,诺曼只能想到这个名字。龙之奥杜因已经消亡,同样作为时间之龙的碎片,现在应该只有那个男人……不……


    “……强大的力量……我们不会……依靠你自己……”


    一片死寂。


    没有了。


    什么都没发生——诺曼甚至以为这只是自己的错觉,直到他看到一个高挑瘦削、面孔却显得颇有些稚嫩的小法师踉跄着从一扇铁门里跌出来。


    “塞……赛伊克教团……托夫迪尔老师,他说他是赛伊克教团的人!”


    托夫迪尔睁大灰蓝色的小眼睛,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:“你再说一遍?赛伊克教团?”


    “是——是的!”小法师战战兢兢地回答,“我刚刚看到周围所有东西都不动了,就像突然结冰了一样。然后一个穿着黄颜色法袍的人突然从空气里面站出来,对我说他是赛伊克教团的人;他还说前面有很危险的东西,让我告诉老师要小心处理。”


    镇定下来后,小法师竹筒倒豆子一样爽快地一口气说完,脸上还带着些因为兴奋而产生的潮红。


    老法师来回踱步,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自言自语:“赛伊克教团已经有几个世纪没有露面了……但是你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,我刚刚也感觉到有什么不对,但是没有看到任何东西。你再仔细说说情况。”


    “是!”那个小法师看样子应该是个高精灵。诺曼对高精灵的印象一直很糟,死在自己手里的梭莫已经难以计数;但他也得承认他们在魔法上的确颇有天分。


    不喜欢。魔法,高精灵,这两个东西他都不喜欢。然而他还是仔细地听着小法师的描述,唯恐漏掉一个字。


    “我觉得那个时候,他应该是停止了时间。旁边的人都不动了,连灰尘都没有动,只有他和我能动。不过我当时惊呆了,也没注意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动……”小法师显得有点不好意思,他显然还是个缺乏经验的小家伙,面对奇特的场景很容易手足无措。
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托夫迪尔还在斟酌小法师的说法,这时候诺曼插嘴打断了他们的对话:
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打断一下,我并非不敬。可是,这世界上除了圣灵阿卡托什之外,真的还有人能操控时间?”


    “哦,你问这个问题的话一定是因为你没有听说过龙破了。”回答他的是暗精灵女法师:“其中最有名的,是阿莱西亚教团用混沌之杖制造了千年龙破。那次事件让时间有过1008年的裂痕,并且有了多个同样存在的世界线……”


    “没错,具体来说圣灵‘阿卡托什’也是从那时才独立出来的。”托夫迪尔停顿了一下,意味深长地望了诺曼一眼,接着说:“不过我想你要问的并不是这个吧?”


    诺曼点点头承认:“我在旅行中听说,古诺德人的龙吼有强大的力量,几乎可以使时间停止。”


    “那只是传说——当然也不能说是假的。是真的还是假的,恐怕现在只有灰胡子和龙裔有可能知道。然而很遗憾,我没有见过灰胡子,也不认识龙裔。”


    “老师,听说龙裔来过冬堡,是真的吗?”插嘴来自于之前的诺德法师,结果这只换来了老法师没好气的回答:“你可以自己去问图书馆的管理员,据说龙裔到他那里借阅过一本书。”


    “哦,还是不了。”诺德人一脸颓然。


    诺曼很理解他。冬堡图书馆那个老兽人是他见过的最敬业的人之一——而这种人的统一特点就是不通情理,想来也不会给一个仅仅因好奇心而问东问西的小学徒好脸色看吧。


    最终的决定还是让学徒们留在外面(那个看见了赛伊克的高精灵除外),托夫迪尔和诺曼一起进入古坟深处。之所以托夫迪尔愿意让他跟着进去,是因为诺曼告诉他自己在对付尸鬼方面有十分充足的经验。托夫迪尔相信了他的话——虽然诺曼怀疑托夫迪尔可能是另有考虑。


    果然,当走到最后一扇铁门之前的时候,托夫迪尔忽然停下脚步。


    “你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吧,萨塔尔遗址附近没有很近的村庄和城市,不应该是随便迷路到达这里的。”


    诺曼哭笑不得。自己的确是隐瞒了很多东西,但唯独迷路是真的。
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装出了一副真的被托夫迪尔识破的样子,笑嘻嘻地说:“看来您看出来了。没错,我是一个猎宝者,只不过在这种时候,我还是以保命为上的。”


    但是诺曼没想到那个年轻的高精灵法师会说这句话:
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不管怎么样,我们一起加油。”


    明明并不是朋友,却把自己当朋友——每次遇到这种人,诺曼都心如刀割。
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西科一世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