围观专用
日漫、三国、古二
涂鸦、吐槽、截图、PS练习、mod玩耍
 

继续脑洞

唔,写着写着很不顺,主角都两节了还没出场呢……不过名字倒是想好了,好普通的名字,就叫诺曼……没关系,改名字的几乎多的是。


 二,鼠道


    入夜了,裂谷城没有风,不寻常的血腥味和寻常的酒气腥气混合在一起,搅得人翻肠倒胃。平时灯火通明的蜂与钩酒馆此时大门紧闭,妖媚的哈尔嘉的工棚里也黯淡无光。只有玛拉神庙的祭司们还在连夜工作,安慰着少有的几个心地善良又惶恐不安的居民;而守卫们则一声不响驻守在神庙之外,坚守着这座城市此时仅剩的一丝安全感。


    玛雯·黑荆棘还没有睡着。她一向对于危机有极强的警觉性。


    很显然,对方不是冲着自己来的。对方的野心,只有更大。所以,不除掉不行。黑的,或者是白的,玛雯从来不在乎做事的手段,只在乎结果。给黑暗兄弟会的通缉令已经发出——这次她甚至没有派人去找盗贼工会,那个腐朽不堪、接近崩溃的组织,在处理这种强大对手的时候,也只能一事无成。


    工会的老人布林乔夫此时还不知道玛雯的决定,所以依然暗自留心着此事的线索。平日里会随手给路过的小孩子一个苹果、或者逗着他们学两招剑法的他,对于盗贼行事有自己的原则。


    杀人,突破了他的原则。


    两个月亮都已沉下,正是阴影女神庇护的时刻。他熟练地蹿下阶梯,顺利压制住腐朽木板发出的嘎嘎声,接着悄然入水,漆黑如墨的公会大师套装让他完美地化为一团影子,消失在人的视听之中。


    裂谷城下城区再下面,是错综复杂、四通八达的水道。就算是玛雯的精英护卫,恐怕也不能把这些水道摸得一清二楚。布林乔夫小心地靠近出城的一条岔路水沟,一团温湿腥臭的雾气飘过,掩住了水道之上的光线。仅在片刻之间,锁落门开,一条影子滑出了这座肮脏的城市。
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一切都很顺利。调查大客户玛雯的威胁对象这种事情,他也做了不止一次了。


    城外的湖面一片宁静,湖风细细卷着波纹和水草,将他的影子好好地藏在了“甜蜜湾”外面的渔船下方。


    还有十步,就可以从后门靠近那栋房子一探究竟,但最佳的方案并不是这样。裂谷城大部分房子都是木质结构,木条互相勾连,凭着铰链勉强架空在水面之上,甜蜜湾也不例外。这也就是说,光线可以掩盖,但是屋内的各种声音同样可以很好地传到外面。而经验老道的盗贼可以在十步之外分辨出屋里的人数、性别甚至年纪和体重。


    现在这种事情一般是公会里伸手敏捷的年轻人来做了,金发的漂亮姑娘威克斯就是其中的好手之一。但是这次布林乔夫还是亲自摸到了这里,原因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。


    静。


    死寂。


    一刻钟,没有任何响动。屋里没有动静,布林乔夫也不动。


    半个小时。


    还是静。


    不对。


    走!


    布林乔夫转身就走,不再在乎声音的大小和水花的掩饰,像一条食人鱼一样劈开湖面。


    他很惊恐,刚才一瞬间如果不立刻逃走,此时说不定已经性命难保。


    那个人一直在屋里,布林乔夫知道的很清楚。他的呼吸均匀平和,和一个普通的睡着的人没有两样。然而就在前一瞬,那人的呼吸骤然停了一下。


    一般人出手之前,呼吸会加粗。


    锻炼得当的人出手之前,则很有可能习惯性的停下一瞬的呼吸,来加倍集中自己的注意力。


    不论如何,他现在知道,有一个关键的人物就留在甜蜜湾里面。而现在的问题是,玛雯,能够为这个消息付多少钱?公会有那么多小家伙要训练要喝酒,这些花费……


    布林乔夫胡思乱想着,湖中的冷水刷刷地拍击着他的身体,他也管不着了。


    回到破碎的大酒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,本来应该是鼠道里最热闹的时刻。墨瑟站在大酒壶蓄水池的中央,双手抱胸一言不发。而戴尔文、蓝宝石、威克斯等人则或站或坐,同样一言不发绕成一圈。其他新人也都没有休息,全部小心翼翼站在边上,时不时向着墨瑟的方向扫两眼。


    “布林乔夫,你回来了。”


    “哦,会长。”墨瑟的表情看不出情绪,布林乔夫犹豫了一瞬,还是继续问:“玛雯有派人来吗?”
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回答的是威克斯,语气中带着点不耐烦。


    “嗯……大概是这件事情太严重了,玛雯去找黑暗兄弟会了吧。”戴尔文见没人出声,只得不紧不慢补充,来打破僵局。


    最后,墨瑟终于发话了:“这些都没关系,钱总会有的。不过那些人如果他娘的再这样随便杀人的话,再来一批,我们能不能保住性命就是个问题了。”


    听到这话,所有人都皱紧了眉头。


    “可是会长,他们也不过是几个区区外地人,我们——”


    “闭嘴,小家伙。”布林乔夫打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:“我们没法对付那些人,我们不杀人。不过,我倒得到了一个新的情报。”


    “什么,说说看。”


    “那群人针对的应该一个叫诺曼的人。他来过大酒壶,之前带走了下面的一个疯老头。”


    “那是谁?我怎么没印象。”威克斯疑问。
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”戴尔文却是一脸恍然,“身量不算太高,三十来岁、一身精细铁甲的诺德人对不对。”


    “没错,后来买下甜蜜湾的也是他。昨天晚上我看到他的侍从来找他了,他好像喝了很多酒。”


    “那个人怎么了。”墨瑟终于问道。


    “他喝醉的时候说过一些话,其中提到一个叫做‘米拉克’的人。而我在那几个怪人的尸体附近捡到了这个。”


    说着,布林乔夫捏出一张染上了血印的信纸,上面的字迹和图像已经有些模糊,但还是能很清楚的分辩出来:那上面画了两个人,左边那个一个手持双剑、身穿铁甲,右边那个则形象模糊,难以分辨;而下面却写着两行字——上面一行可能是密码,长短不一的爪痕一样的字迹没人能懂;而下面一行则是非常明晰地用帝国的语言写着,假龙裔诺曼和尊敬的米拉克大君。


    假龙裔?这个词语让他们全都吓了一跳。如果说前面那个名字是假龙裔,那这个叫“米拉克大君”的人很可能就是龙裔本人;这样的话,那些白天在上城区大肆屠杀的人,很可能是龙裔的追随者。


    这种想法非常可怕。拯救世界、杀掉奥杜因,这些事情离盗贼公会的生活很远。然而真的放在眼前,不论是谁,都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角色。龙裔是天际省的“大英雄”,虽然听闻那个人相当低调,平时不肯透露姓名;但是敢于冒充他的,必然也不是普通人。


    看到这里,连墨瑟也骂了一句“该死的”……


    布林乔夫眨眨眼睛:“会长,我们要不要把这个东西交给玛雯?”


    戴尔文摇摇头:“不,我建议还是藏好这张纸,不露声色为好。鼠道年久失修,可经不起龙裔的怒火。”


    “该死的,比起赛普汀,还是老子的性命比较重要。一把火烧掉吧,不要留下痕迹。”


    新人们看着信纸上的火苗无奈的摇摇头,一笔就在眼前的收入就这样灰飞烟灭了。不过会长说得对,这种时候还是保命重要。龙裔和假龙裔的事情,谁又有闲工夫去管呢?
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西科一世|Powered by LOFTER